《名医贵女》286百废待兴及《名医贵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88彩票彩票
88彩票彩票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88彩票彩票 > 穿越小说 > 名医贵女  作者:贫嘴丫头 书号:28576  时间:2017/7/9  字数:8059 
上一章   286,百废待兴    下一章 ( → )
  飞峋见此,想到刚刚某人开门大喊吓唬他,丝毫生不起气来无可奈何,只能摇头笑笑“两位彻夜未眠,辛苦了?!?br>
  涟漪看向飞峋,无人见到之处,哪还有半丝端庄,暗暗吐了粉舌头。

  这时,云飞峋已穿戴整齐来了厅堂“徐世伯早,司马御史早,我已命人备了早点,一会一起用早点吧?!?br>
  “…”苏涟漪低头,按摩太阳。头越来越疼了,看来一会还是命人熬一副药来惊吧。

  司马秋白一愣,而后双眼大睁,情绪激动起来“不愧是我师父,连直觉都这么厉害!”

  “我也不知道,”涟漪一耸肩“抱歉司马大人,让你失望了,我也说不出理由只是直觉罢了?!毙闹邪迪?,司马秋白快快对她失望吧,别一口一个师父的喊她了。

  而让最好的方法便是——装糊涂!装懵懂!装无知!人的一生,难得糊涂。

  苏涟漪自认不是圣母,无法拯救全人类,但她却不想无数战争杀戮因她而起,若真如此,她怎会安心?

  以苏涟漪对当今皇上、金玉公主的孪生兄长的了解,这些事,他只会做得更毒辣!掀起更大的风波、死伤更多无辜百姓!

  先不说两国锋死伤无数,也不说轩国无辜百姓遭何大难,单说为了捏造轩国罪责,东坞城也绝不会安宁。

  若她猜的没错,皇上定会暗用手段将整个奉一教覆灭,而后将此事推到轩国身上,鸾国未与北秦接壤但轩国却比邻北秦,北秦定会对轩国动兵,最后轩国大伤。

  若苏涟漪真将两人身份报给皇上,会有什么后果?

  只是,涟漪虽知内情,也将奉一教为北秦势力告知两人,却无法将乔伊非与玉容两人身份出来,原因有二。其一,这是与乔伊非的承诺,当然,这个理由所占份额少之又少。其二,若皇上知道了两人为北秦如此重要的两人,定会责怪她不及时回报。

  但此时北秦暗兵已悉数撤回,轩国便无后顾之忧,所以当初空城时不用防,而现在百废待兴更要防范!

  涟漪垂下眼,她自然知晓为何当初轩国不会入侵,那全因奉一教是乔伊非的东西,端木珏身在鸾国,在轩国与鸾国边境定暗暗埋伏不少兵力,轩国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司马秋白却想到了一个问题“师父,有个问题刚刚徒儿不懂,当初东坞城几乎为空城,轩国都未趁机而入,为何现在便有乘虚而入之险?”

  涟漪目感激“谢谢徐世伯了?!?br>
  徐知府也是乐呵呵的“吴将军守城期间一切安好,难道发生了什么吗?”其意明了。

  涟漪感激一笑“谢谢司马大人了?!?br>
  司马秋白狠狠点头“师父的决定都是对的,师父的命令徒儿定会遵从?!?br>
  毕竟,司马秋白为御史,其职责之一便是考察官员,将官员言行如实禀告皇上,换句话说,就是皇上监视百官的耳目。

  涟漪哭笑不得“徐世伯真的想多了,我们真未软吴将军而单纯为其治病,这兵符也是他自愿出?!彼婧?,面目严肃下来“昨时辰太晚便未打扰两位,但在这里,涟漪有个不情之请,吴将军一事请对外保密,我与飞峋想保下吴将军?!彼底?,便看向司马秋白。

  徐知府一惊“我们软了吴将军,抢了兵符?”自从将自己划入苏涟漪的同谋之列。

  涟漪摇头“徐知府有所不知,吴将军也是有难言之隐,而吴将军的病情在短时间不会痊愈,于是便将兵符交给飞峋代为保管和使用?!?br>
  徐知府眼前一亮“去军中调集人马?难道吴将军已经归降且病情痊愈?”

  “妙计谈不上,”涟漪道“其实二位的想法都对,尤其是司马大人的想法,整个城内工程同时进行,需要的人手越多越好,能在最短时间解决所有人口粮外加用最短时间令东坞城重新振作。当然,徐知府是从现实出发,提出了难题,也好解决,只要加派人手就好。明…不,两个时辰后,飞峋便会去军中调集人手协助衙门进行役工招募及秩序的维护,此外更会调集人马加紧对城内外的守卫,万不能被轩国乘机而入?!?br>
  徐知府笑眯眯的,明明一把年纪一夜未睡依旧神采奕奕,当初相信徐知府身体欠佳之人若见到这一幕,非粪自尽不可?!熬椭揽ぶ饕欢ㄓ忻罴??!?br>
  司马秋白赶忙站起身,恭敬将苏涟漪入座位,脸上是**的崇拜表情“师父您一定赞成徒儿的想法对吗?”

  “这个好办?!绷颁粑弈蔚?。

  本来苏涟漪太阳是为了掩饰打哈欠,现在却是真真头疼了。这…明明是大点的事儿嘛!用得着凌晨跑来堵别人被窝吗?

  司马秋白气得直拍桌子“知府大人您怎么说说就下道?我怎么可能让您去挑粪?”

  徐知府仍旧老神在在“下官怎么想不到?但就算司马大人说的万人,需要多少人登记安排?反正衙门里算上下官只有两百一十六人,这都是下官差点倾家产保下来的人数,既然您非要同时进行,那这两百一十六人便全交给司马大人安排了,无论您怎么安排,就算要下官挑大粪,下官也去挑?!?br>
  司马秋白急了“知府大人此言差矣!者非不周而是不公!知府大人您试想下,假如修缮城墙与道路各需要五千人,若同时进行便可同时解决万人的粮食问题,而若先修缮城墙解决五千人,城墙修好后再修道路仍旧只能解决五千人,那最终永远只为五千人解决粮食,其余的人呢?其后果便是不公!其余人因得不到解决心中怨恨最终动,这一点徐知府难道想不到?”

  徐知府花白的胡子翘起老高“郡主,下官认为同时进行实为不妥,所谓速则不达,凡事需循序渐进。若两个工程同时进行,势必要聘来大量百姓,衙门人手不够,登记、统计、安排、维持秩序都成问题,就怕不法之人乘虚而入,城内大?!毙熘跛估淼厮底?。

  苏涟漪本来想打哈欠,最终强忍了回去,伸手太阳“请问,修缮城墙与街道同时进行和分开进行有什么区别吗?”多大的事儿啊,至于大半夜跑来吗?好在她早有预感,不然真是窘迫了。

  鸾国也如同中国古代一般有打更一说,敲击竹板,用敲击发出的声音节奏以表示时辰。而一慢四快的节奏便是打五更,算在现代便是刚到凌晨三点。

  “咚——咚!咚!咚!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院外,隐约听见更夫的声音。

  “师父您可算是来了,您说首先修缮街道还是修缮城墙?”司马秋白急道“我希望同时进行,但徐知府他非要一个个进行,因为这件事我们争了半个时辰了?!?br>
  “是?!庇盎晡雷矶?。

  “徐世伯,司马御史,早?!绷颁粑⑽⒁恍?,而后对一旁的守夜的影魂卫道“麻烦泡些茶来,好吗?”因为影魂卫身份特殊,苏涟漪对这些人一直客气。

  厅堂,徐知府与司马秋白还在拿着纸研究着什么,争讨不休。

  “好,谢了?!绷颁艨觳蕉?,腿长步子大,却非但不显鲁,反倒有种英姿飒之感。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忍不住嘟囔“这老头也是的,不看看时辰就跑来,差点被堵了被窝,好险!好险!”

  影魂卫忙答“在客厅中?!?br>
  苏涟漪见目的达成,满意地关了门,嬉笑容颜尽收,恢复平里那端庄摸样“徐知府在人在哪里?”

  从来杀人不眨眼的影魂卫吓傻了,直愣愣看着巧笑倩兮的郡主,郡主这是要让大人丢人丢到姥姥家啊。

  云飞峋一把将帐帘呼啦一下撂下,隐约听见帐内有人咬牙切齿道——“算你狠?!?br>
  门旁站着的影魂卫脸都黑了,他绝无眼疾,眼睁睁的看到自家首领大人躺在上香肩半,涟漪郡主怎么就把徐知府往屋里请。

  云飞峋愣了下,而苏涟漪则是扬起了得意的笑脸,二话不说,打开门便是喊了一嗓子“徐世伯,飞峋在房内等你呢?!?br>
  就在苏涟漪洗漱完简单梳理了头发后,屋外传来值夜的影魂卫传话“大人、郡主,徐知府到?!?br>
  云飞峋哼起了小曲“谁怕谁?”

  涟漪手脚麻利地穿好衣服,而后快速洗漱“一会肯定让你好看?!?br>
  飞峋看了一眼窗外“不信?!碧焐性?。

  苏涟漪一眼狠狠瞪了过去“信不信徐知府马上便到,搞不好堵你在被窝?!?br>
  “骗子?!狈舍镜牧吃嚼匠?。

  幽暗的灯光下,其肌纹理清晰,映着健康光泽,雪白里衣半敞,隐约出完美身材。

  飞峋一张俊脸拉成了长白山,侧卧在,一只胳膊支着头,乌黑长发散落在面颊旁、肩上,最终柔顺的垂在上。

  云飞峋信以为真,放开手臂,而苏涟漪如同泥鳅一般从被窝中钻出,跳下的瞬间拽了衣服,离远远的开始穿了起来。

  “去厕所,可以吗?”涟漪瞪了不许她起的飞峋一眼。

  涟漪想起身,动了一动,但揽着她肩的强壮手臂收紧,如同铁索一般坚固,哪是她能挣扎得出的。

  “没迟?!贝?img src="image/xing.jpg">低沉的嗓音由她头顶飘过,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

  天还未大亮,屋内幽幽守夜灯越来越暗,窗外光线由深蓝逐渐转为浅蓝,沉沉睡着的苏涟漪猛地睁开眼。糟,是不是迟了?

  转眼,第二。

  好在,古代的药物不像现代毒、品那般极高纯度,加之众人摄入时间不算太长,没有人出现瘾休克的情况。

  一个时辰之后,重牢中的喊叫声小了很多,并非病人们不痛苦,而是已筋疲力尽,再喊不出来。苏涟漪命人了一些有安眠作用的汤药夹杂了一些恢复元气的参片,喂众人喝下,这一算是结束。

  苏涟漪本以为她与玉容的集到此结束,岂不知有更大的风波在不远的将来。这个是后话。

  涟漪叹气,默默将云飞峋的拳头取下,掏出帕子为其仔细清创,并未责怪。如果真有那么一,她绝对不会阻拦飞峋半句,玉容那个人…真的是罪大恶极!

  “端木珏那个家伙,有朝一,我定会将其碎尸万段!”一句吼叫,出自云飞峋的口中,极为自敛的云飞峋也忍受不了心中的怒火,狠狠一拳砸在石壁上,石壁崩裂,他的拳头也已鲜血淋漓。

  苏涟漪看着只有七岁大吴将军的独子吴雨诺无助的哭喊,只能闭上眼,再也不忍心看下去。

  即便是服用了止痛防搐的药物,但三人仍然痛苦不堪,在上挣扎着,冷汗如水,甚至将布做的约束服都浸透。

  吴瀚海三口人身穿约束服被固定在上。鸾国自然没有约束服,则是自制的约束服是苏涟漪早已准备,只等这一天。

  川芍、钩藤、羌活、延胡索、附子能明显降低戒断患者头部和四肢撷抖;洋金花能明显减少肢体伸展,面部颤抖、腹泻、多及异样姿势。此外又针对玉容所留下的书籍,开出了一些奇怪稀药。

  西医处理方法一般多是针对治疗,例如疼痛便用止痛的药物,眩晕便用平稳眩晕的药物,止泻便用止泻的药物,如今苏涟漪便准备拿中药按照西医的思路加以针对治疗。

  结合中西医经验,用仅存的一些相关知识,苏涟漪决定将干戒法和药物法结合起来应用。

  但中医却认为,毒、品进入人体后,损耗脾肾的气,引起失调、气血亏损,造成浊内生,全身各通路堵,进而阻心窍,完全损害大脑,所以毒症表现为全身各种功能全部失调。

  第三种方法自然用不上,而按照常理应直接使用第一种方法,虽痛苦,但最简单。

  苏涟漪从前从未接触过相关病症,如今也算是摸着石头过河。

  戒、毒方法不外乎三种,一种是干戒法,强硬终止毒、品摄入,最终戒掉毒瘾;一种是药物法,服用一些戒、毒药物,用药物逐渐实现病人对毒、品的依赖;第三种则是不同于两种方法的其他综合方法,例如手术、针灸、催眠等等。

  整个重牢房内是恐怖的嚎叫声,有些人在哭,有些人在笑,有些人痛苦的呻,本就阴暗的牢房内顿时气氛如同炼狱。

  两个时辰后,药物发作。

  …

  云飞峋拍了吴瀚海的肩“吴将军,云某多谢你的信任了?!蓖砦浣?,自然知晓兵符的重要,吴瀚海给了他兵符,便等于将全家老小外加吴家的所有声誉都交给了他,意义非凡。

  吴瀚海一咬牙,士为知己者死,就凭刚刚两人的言行,即便是真拿兵符作,他也认了?!昂?,飞峋将军,我这就取兵符交给你?!?br>
  哄着吴雨诺的周氏终于忍不住“将军,飞峋将军和涟漪郡主对我们吴家有天大恩情,再说他们两位拯救了东坞城,难道还能用你兵符作不成?”

  吴瀚海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他可以将命出去,但兵符…

  云飞峋放开了吴瀚海,笑了下“不用上刀山下火海,只希望得到你的信任,将兵符交给我?!?br>
  吴瀚海一惊“将军与郡主有何事需要罪将效劳,罪将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云飞峋点了点头“涟漪说的对,吴将军你便放下心结,戒掉药物重新开始吧,何况,我们还有事需要你的协助?!?br>
  苏涟漪无奈地摇了摇头,古人就是这么倔强“我说不晚就不晚,首先我与飞峋要保你便定会保住。其次,若按你这个说法,东坞城所有人都叛了国,难道将从前加入奉一教的百姓集结而后集体砍头?特殊时期特殊对待,我们都是人,不是神,不要苛求自己太多?!?br>
  吴瀚海刚毅沧桑的面颊上,一滴泪落下“郡主…晚了,我已是罪人了?!?br>
  涟漪叹了口气,声音柔和下来“但若是你活着,将功补过便不会这样,你现在需要做的便是直面从前的过失,带领你们吴家上下戒掉药瘾,而后用一生的时间重新做人,忠报国?!?br>
  吴瀚海直了双眼,年仅七岁的吴雨诺也许被苏涟漪严厉的语气吓坏了,哇哇大哭起来。

  “死,最简单不过,自尽不需要勇气,只需要一颗懦弱不肯面对现实的心足以。你死了,你从前的罪责便烟消云散了?不!非但不会消失半点反倒会变本加厉到你子孙身上!”涟漪声俱厉“从此以后,你便是畏罪自尽的罪人,而你儿子则是罪人之子,背负这恶名一生一世,被人嘲笑、被人侮辱,你可忍心?”

  吴瀚海愣住。

  苏涟漪毫不客气地冷笑出声“在你儿子面前当懦夫真的好吗?难道你不怕子承父业也成了懦夫?”

  “不…涟漪郡主,罪将没脸活下去了…”吴瀚海哪肯?挣扎着还想撞墙,但却无法挣脱云飞峋的钳制。

  涟漪打断了他的话“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再者说,理由我刚刚说过,你的做法虽不算忠孝却也不算叛国,你全家被药物控制尚能保持狼尽量保全东坞城利益,已经做得很好了?!绷颁舻挠锲潞土讼吕础跋衷谛枰阕龅?,便是用强大毅力戒掉药物,从此以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效忠国家将功补过?!?br>
  吴瀚海羞愧“涟漪郡主,罪将不值得郡主和飞峋将军如此对待,罪将…”

  涟漪笑了笑“吴将军不用说客套话了,我们想保你,所以才将你关押在重牢,否则早已将你押送大堂,交给徐知府发落了?!?br>
  吴瀚海低下头“末将见过涟漪郡主,郡主大名如雷贯耳,如今有幸一见,实乃荣幸?!?br>
  涟漪微微一笑“吴将军想来还不认识我吧,那我便是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姓苏名涟漪,官职为正二品商部尚书,如今受皇上委派来东坞城平稳城内物价改善商业环境且为在战中受损商户贷下银两?!彼⑽此党鲎约好靶×啊钡奈弊吧矸?,少一人知道,便少一分麻烦。

  没错,他一直在平衡,既用手段取得药物?;ぜ胰?,同时尽量不损害鸾国的利益,围剿奉一教最多扑了个空,却未损失一兵一卒。

  吴瀚海愣住了,他本以为没人能理解他,却没想到一名女子竟说中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

  涟漪上前,见吴瀚海如此,目光也柔和了许多“我想,若吴将军自己被控制,怕宁可死也不会叛国,但被控制的却是你的家人,你别无选择。吴将军,人无完人,再者说,你也只是将围剿信息密给奉一教而并未倒戈相向,不算叛国?!?br>
  吴瀚海却羞愧难当“不,飞峋将军,是末将的错!末将…末将做了太多叛国的事,末将…”

  吴瀚海想挣扎,却被飞峋控制住“吴将军,你们全家被奉一教卑鄙的药物控制,不是你的错!”

  云飞峋情急之下,冲去挡在石壁前,用自己身躯阻止吴瀚海寻死“吴将军,你这是何苦?”好在吴瀚海被药物身没了力气,飞峋也并未因此受伤。

  果然,吴瀚海说完话后,眸一变,突然站起身来冲向石壁,撞墙而死。

  苏涟漪与云飞峋两人对视一望,有种不好的预感。

  吴瀚?;毓防?,看向自己独子“诺儿,是爹不好,爹未完成你爷爷的嘱托,是为不孝;辜负了金鹏将军的信任,是为不忠;未照顾好你们母子,你们因此而被毒药控制。诺儿,记住,不要和爹学…千万不要和爹学?!?br>
  室内一派死寂,云飞峋摘下面具后并未说话,还是用一种平静的眼神盯着跪地的吴瀚海。无声胜有声,虽未出言责怪,但这却比凌迟更是折磨。

  吴瀚海终知其身份,比之刚才更是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钻进去。

  云飞峋伸手摘下面具,面容尽。

  吴瀚海慢慢抬起头来,看向面带薄纱的女子和面带银质面具的男子“请问二位,是元帅的人吗?”

  抱着独子的周氏也低了头去,呜呜哭了起来。

  在忠孝方面,苏涟漪不得不钦佩古人,忠义之士可为了一个“忠”字毫不犹豫献出生命,在中国现代,也许抗战时期还有这种铁骨,但后期已消失不见了。由此可见,吴将军如何自责。

  “罪将…对不起金鹏将军的提拔…吴家…对不起元帅的信任…”铮铮铁汉,竟有了哭腔。

  云飞峋带着银质面具,透过面具,深邃的双眼带着怜悯。他从前是见过吴将军的,那是名膀大圆的硬汉,但如今,被奉一教的药物折磨的竟有了清瘦。

  当吴瀚??赐晷藕?,腿已经软了,噗通一身跪在地上,面色通红羞愧,浑身颤抖,而后趴在地上,久久不肯起身,只能见其略显清瘦的双肩剧烈抖动着。

  牢房中,周氏颤抖着抱着独子,用一种惊悚的眼神看着人群为首的高挑女子,那女子面带薄纱,双眸冷冽,如同刀子一般用视线将人凌迟。

  此时所在不是一般衙门大牢,而是重牢,其关押的往往都是罪大恶极又难以控制的死刑犯,吴瀚海一家数口被关押在此,其中最大的牢房则是关着吴瀚海与正周氏和独子吴雨诺。

  当初,吴瀚海作为东征元帅云飞扬的副帅一同攻打东坞城,取得胜利,后云飞扬回京,便禀明皇上将吴瀚海留了下。

  为何吴瀚海能在芸芸众将中被提拔,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吴瀚海已去世的父亲曾是赤虬元帅云忠孝的亲信,云忠孝被先皇召入京城自感性命难保,便将手下心腹等四散,吴父对赤虬元帅忠心耿耿,吴瀚海被提拔很大原因是云飞扬的推荐。

  武将也如同文官,人数众多,在古代,官位晋升谈何容易?有些人在军营中一辈子也没升两级官衔,而吴家经过四代有如此成绩也是罕见。

  吴瀚海也是将门之后,世代武将,历代出过不少良将勇士,一步一个脚印走到吴瀚海这一代,可谓到了空前高度,其被委派为东坞城驻城将军,地位如同当年的赤虬元帅。
上一章   名医贵女   下一章 ( → )
肥田喜事穿越甲午之特穿越之养儿不园香金闺玉计嫡女毒医绘春医律空间小农女88彩票彩票侯门医女/安
盒子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贫嘴丫头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名医贵女》286百废待兴及名医贵女最新章节286百废待兴在线阅读,《名医贵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名医贵女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盒子小说网(88彩票彩票 www.r14vy.com)